2017-10-10 13:14:01 | 来源:IGN | 作者:郑蓬博

DOTA2英雄编年史上——远古冰魄&天穹守卫者

  《DotA》是一张基于《魔兽争霸3(Warcraft 3)》设计出的自定义地图,其中除了英雄模型沿用《魔兽争霸3》以外,英雄的身世也都掺杂着原单位的背景故事。但由于版权缘故,现在的《Dota2》无法继续沿用“DotA 1”的设定,所以除了某些英雄外观以外,我们无法从其身上看到任何“War3”的影子。Valve公司为《Dota2》设计出了一套独特的世界观及人物设定,其中不乏一些有趣的人物背景。

  简单来说《Dota2》是一张天辉和夜魇两个阵营的对抗地图,所以一切都要从天辉和夜魇的诞生说起。但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先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总有一天,寒冰将覆盖这片大地,犹如战争从未发生。

  一切开始之前,有一位远古的见证者,它目睹了宇宙的形成与万物的初生。这道冰冷的投影名为卡尔德,他来自寒冷的虚空,也是我们熟悉的远古冰魄(Ancient Apparition)。就如卡尔德重生时说的“时间对我来说没有意义(Exempt from time's ablations.)”,他超出时光之外,是永恒的代表。那些宇宙中最耀眼的光芒,在卡尔德眼中也只是萤火烛光。

  有关卡尔德的一切我们知之甚少,但世间却有这样的传言:卡尔德将见证宇宙的衰老,在宇宙迈向灭亡之际,卡尔德的力量会变得更强。在那时,他将不再是魂魄,而是真正的神。

  游戏中卡尔德的一段稀有语音似乎印证了这段传闻:“总有一天,寒冰将覆盖这片大地,犹如战争从未发生。”  

  卡尔德的故事发生在天辉夜魇之前,而谈及天辉和夜魇的诞生就要提到另外一位英雄了。

  泽特与癫狂之月

  卡尔德见证了宇宙的诞生,而天辉和夜魇是随着宇宙应运而生的。那时一切都归结于一个神秘莫测的原初意识,它无穷无尽、无边无垠。随着宇宙的诞生这个意识逐渐开始破碎,大分裂开始了。原初意识分出的两块最大的碎片,被称为天辉和夜魇。这两块碎片天生为了彼此争斗,二者不断扭曲着其他生物为自己而战。

  Valve公司曾出过官方的游戏背景集《辉夜纪》,其中是这样记载的:两个远古智慧已经争斗了千万年之久。终于连创世者也厌烦这两个子民,于是降下天罚。他将两个远古智慧囚禁在一个异能天球中,永世战斗无休无止。随着世界的初生,这颗天球也化作伴星悄然降临。但这不详伴星蕴含的力量无比狂暴,它放出的光芒就算在白昼都无比耀眼。它见证了世代的更迭万物的生死,无数智者圣贤穷极一生也无法认知这颗奇怪的星体。或许有人参透了它体内不安分的力量,所以后人称它为“癫狂之月”。  

  后来天穹守卫者(Arc Warden)的背景推翻了《辉夜纪》的故事。或许正如书中前言所述,《辉夜纪》是后世学者编著的,考虑到常人有限的认知,事实并非《辉夜纪》所记载那样。在天辉与夜魇的永恒斗争之中,无数生物卷入其中。一时间,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到这场旷日持久的争斗当中。随着战事的蔓延,就连新生的宇宙都受到了威胁。

  此时没有人知道,大分裂产生的另一块碎片已悄然形成了意识。他将自己命名为泽特,也就是如今的天穹守卫者。泽特生来便是为了统一,他寻求方法只为还原分裂的原初意识。泽特与手足兄弟不同,他汇聚自己的力量,将争斗的双方封入天球。这颗如水晶般的球体就是《辉夜纪》中的“癫狂之月”。随着天球被推入黑暗,新生的宇宙安全了,但此时泽特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他持着自己微弱的能量,时刻守卫暴动的“癫狂之月”。  

  如果泽特可以一直守护着“癫狂之月”,那么我们的《Dota2》世界也就不复存在了。泽特即将迎来一位的“伙伴”,他也怀揣着“统一”的愿望,但同时他也是打碎的世界的“罪魁祸首”


  • SLi国际邀请赛第三赛季决赛 Liquid 3:1 Mineski
  • Sli第三赛季第三日总结:Secret魔王再临?
  • Sli决赛日总结:棋技哥半子未落没能胜天
  • SLi CSGO上海邀请赛门票即日起正式起售 决战新静安体育中心!
  • Liquid vs Mineski SLi国际邀请赛线下赛 决赛BO5 第一场 10.16
  • Liquid vs Mineski SLi国际邀请赛线下赛 决赛BO5 第二场 10.16
  • Liquid vs Mineski SLi国际邀请赛线下赛 决赛BO5 第四场 10.16
  • Liquid vs Mineski SLi国际邀请赛线下赛 决赛BO5 第三场 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