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信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忘记密码?

X

发送短信

注册即代表同意《注册协议》

下载Imba APP

采访前100Thieves教练kassad:收到几份邀约但无意前往

作者: Zhuminem    来源: MAX+    发布时间: 2020-07-23 09:35:00   

首页 > 正文

近期,100 Thieves前教练kassad接受了HLTV的采访,谈到他离开队伍是因为与队员观念不一,并分享了自己无合约在身的生活,以及他对下一支执教战队的期望。

  “这就是生意的一部分。”kassad在谈及与100 Thieves的分别时如此说道。在此之前,他已执教那支澳大利亚战队将近三年,帮助他们达到了全新的高度。尽管Gratisfaction的签证问题严重影响了100 Thieves(前Renegades)的前进步伐,但2019年对于他们来说仍然是值得铭记的一年。他们在HLTV世界排名中攀升至第5,并两度杀入Major淘汰赛,甚至在柏林晋级四强。

6-1.jpg

kassad表示100 Thieves在2019年打出了巅峰水准

  但事情在2020年并不尽如人意,这也迫使100 Thieves需要作出一个艰难的抉择。“过去我们碰到这些问题时,会通过交流沟通来解决它,需要的话大家会把事情说开,改变一些行事方法。但这次却完全不是这样。”kassad解释道,暗示说他想要进行彻底的革新,但队员们想“只进行些许的变动”。

  kassad坚信100 Thieves有争夺冠军的潜力,但也承认“我们已经达到了这六个人力所能及的高度”。尽管这名塞尔维亚籍教练对于他们所获取的成就大体上感到满意——特别是jks和jkaem的成长——但他表示StarLadder柏林Major是他最大的遗憾,因为他们似乎一直顺风顺水——“甚至包括抽签结果”——可却在半决赛中不敌AVANGAR。

  kassad说接下来他还想再执教一支有争冠实力的战队,但也坦承自己有担任总经理的想法,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到进入解说团队做分析师的工作。

  Q:自4月底以来,你一直都是处于无合约在身的状态——离开100 Thieves后你每天都在做些什么?

  A: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毕竟有特殊情况影响。我主要是在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尤其是心理健康。

  我尽可能地在进行锻炼,当然也看了许多的CS比赛。塞尔维亚及附近地区的情况不容乐观,因为特殊情况又出现反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越来越多,人们更倾向于待在家里。

  Q:你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过去几个月看了大量的CS比赛。你对比赛总体上有何看法?比如比赛质量、打法、各支战队情况等?有没有哪位选手在这段线上赛时期让你眼前一亮,或是表现得比你预想的要差许多?

  A:很明显比赛质量比我们习以为常的顶级线下赛事下降了不少,你会看到大家打得没有那么严谨,会做出很多随意的行为,比赛更多是靠个人发挥赢下的,而不是精妙的团队合作或优秀的战术。部分原因是许多选手在线上打得更有自信了,这和在线下是完全不同的。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们在今年都被迫只能打这种形式的CS,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大家都是一样的。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90%的战队现在都无法进行集训,所以他们不能用以往的方法去补充新战术或解决现存的毛病。北美赛区受打击尤为严重,因为没什么能打训练赛的队伍,每场赛事中碰到的战队也就是同样的那四五支。

  除此之外,许多一二线战队的赛程在过去几个月实在是过于密集了,他们需要接连打好多场比赛。总之在这个话题上你需要从多个角度来看,并考虑各种因素。

  让我印象最深的战队很明显是BIG、Complexity和FURIA,相信大家也是这样想的。FURIA其实在2019一整年也表现出色。BIG现在则是自信心爆棚,他们的个人发挥上佳,特别是syrsoN和XANTARES,而且他们有着丰富的战术与不错的基本功。当你将所有这些与极高的自信心结合起来,成绩绝对不会差。我认为G2在这个赛季打得也很不错。

  在线上赛时期状态下滑的战队有mousesports,他们在冬歇期前成绩斐然(,但在之后却几乎毫无建树);还有卡托维兹站之后的Na'Vi,我觉得许多人都一度认为他们会坐稳世界第一的宝座;以及fnatic,他们在线上赛事中根本找不到状态。

  Q:谈谈离开100 Thieves的事情吧,你曾表示离队原因在于你和队员们就往哪个方向提升方面无法达成一致。在过去,你们会进行长期集训,练习基本功,但这一次是你想要大规模的改动,还是说队员想尝试全新的东西?

  A:两者都有一点,过去我们碰到这些问题时,会通过交流沟通来解决它,需要的话大家会把事情说开,改变一些行事方法。但这次却完全不是这样。我感觉我们需要一些别的东西来更上一层楼,加入争冠行列。

  我认为队员们与俱乐部都觉得他们能够让一切位置现状,只进行些许改变就能达成这一目标,这也并不是毫无道理。我从未将这件事情上升为什么私人恩怨,这就是生意的一部分。

  事实上,我对于我们自从2018年10月建队以来所达成的所有成就感到非常开心,而且特别为jks感到开心,他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明星选手,可谓实至名归。我还为jkaem感到开心,他是一名出色的队友,在从顶级竞技圈退下后,他再一次通过努力回到其中。

  Q:100 Thieves/Renegades在过去一两年中都曾有过短暂的状态下滑,但通常都能够触底反弹,并达到全新的高度。作为教练,在那些低谷时期你是怎么做的?多打练习赛?提升个人实力?设计全新战术?

  A:第一步都是相同的,即队内进行沟通交流。下一步便是找出真正的症结所在,以及问题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是比赛中的问题还是比赛外的问题,或是两者皆有?

  基于此,我们再去找出最佳的解决方案。然后我们会制定计划并逐步完成,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就是沟通交流,制定计划并实施。但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某些小事会堆积起来,导致大家之间会产生摩擦与沮丧之情,因为我们在一起太久了,必要的时候应该把事情说开,消除误会,继续前进。

  Q:100 Thieves的这一阵容在你治下两度杀入Major淘汰赛,并最高达到世界第五的水平,你认为他们已经兑现了全部的潜力吗?如果还没有,你认为还有哪些潜力尚未发掘?

  A:2019年,尽管我们碰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的成绩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我的确认为我们已经达到了这六个人力所能及的高度。不过,我相信一次人员变动能够让这支战队成长为冠军的有力竞争者,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这一人员变动是教练还是选手,我想就让时间给我们答案吧。

  Q:你在发表的社交媒体长文中提到你和队员们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但你对于所取得的成绩有没有什么遗憾,有哪些赛事是你们本可以更进一步的?

  A:噢,当然有了,总会有一些赛事存在遗憾。

  对我个人而言,最大的遗憾便是柏林Major了。在1胜2负组击败FaZe后,我感觉我们有机会一路杀进决赛。我们动力十足,两天之内自信心就从0飙升至100,一切都顺风顺水,甚至包括抽签结果(笑)。

  我发现我能阅读出任何对手的战术,仿佛我们总会比对手棋高一着。很遗憾我们倒在了半决赛。但这就是体育竞技的魅力,有时候你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准备充分,自信心爆棚,但还是会输掉比赛。

6-2.jpg

在StarLadder Major上击败FaZe后,kassad感觉Renegades有机会“一路杀进决赛”

  Q:从外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很难评判教练对一支战队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以及他到底能从哪一方面来提升队伍的表现。你是在何时感受到你给队伍带来的巨大影响的?你在何时发现你的教练工作直接反映在了你们的成绩上?

  A:我认为我给这支队伍带来的最大影响是在比赛内。我为他们打造了比赛策略、队伍架构、基本要素(补防方式、空间创造、道具使用等)与工作流程。我认为这便是我获取队员们信任的方式,他们认可我对这款游戏的热忱,并且总是会认真倾听我说的所有东西。他们对我忠贞不渝。每一次我们把理论转化到训练赛中,然后再运用于实战并取得成功,我都会感觉我的工作是值得的。

  Q:你们不管是在Renegades还是100 Thieves时期都被大家认为依赖于极强的基本功,而不是像如今众多战队喜欢的那样采取个人主义的比赛风格。这样的比赛方式是受限于你手下的队员类型而不得不这样做,还是说就算你执教一支像Liquid那样天赋异禀的战队时仍然会部署这些核心原则?

  A:说实话,两者都有一点。我喜欢打风格稳健的CS,会依赖于团队合作、优质架构、清晰且高效的沟通交流,更多地打默认。在此之上再为不同的选手的比赛风格打造一些出色的战术,这就是成功的秘诀。

  回顾CS:GO近期的历史,你会发现所有的王朝战队都有很强的基本功,团队配合无间,队伍架构优良(SK/LG及Astralis)。fnatic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唯一偏离这一理论的王朝——他们的队伍很特别,但仍然有极强的基本功。

  在我看来,为了打造所有这一切,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但一旦你做到后,就能够长期保持巅峰。没错,我在执教天赋出众的战队时仍然会试着部署同样的核心原则,或许会根据具体的阵容与选手组合等进行必要的微调吧。

  Q:你在执教期间碰到的最大阻碍或仍在克服的困难是什么?

  A: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大部分时间里,我最大的阻碍永远是自己,有时候我会变得异常顽固,这会影响我的前进步伐。我天性爱与他人竞争,尽管这在许多时候都是一件好事,但这也会让你损失一些人际关系。

  Q:有些粉丝想看到你执教与你来自同样地区的选手,比如NiKo、huNter-、nexa或Maden。你喜欢这样的想法吗?你认为你会比外籍教练更好地执教他们吗?

  A:许多人,特别是来自这一地区的,都想要看到一支全“塞尔维亚”阵容。显然这对我们来说将会是梦想成真的一刻,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组建这样一支队伍。

  我认为我们之间有很强的联系,这纯粹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在以前一起打过比赛,我们的心态会与其他人的心态有些不同,但与巴西人的心态有些相似。这种兄弟情谊式的联系会对比赛很有帮助,但这也有可能是毁灭性的——取决于你能否利用好它。

6-3.jpg

组建塞尔维亚地区阵容对kassad来说会是“梦想成真的一刻”

  Q:新冠特殊情况是否对你寻找新下家产生了影响?你愿意做除了教练以外的工作吗?

  A:实话说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新冠特殊情况几乎影响了所有的事情。除去教练以外,我愿意尝试的工作只有总经理职位或赛事分析师——即YNk在执教前做的工作。我真的考虑过这样做,但我还是更加喜欢竞争,如果做赛事分析师的话就会失去这种乐趣。除非邀约很丰厚,否则我是不会考虑它的。

  Q:目前为止你收到过执教邀约吗?你对于愿意加盟的战队有哪些要求?你更想在欧洲还是愿意回到北美?

  A:是的,在过去一个半月内我收到了几份不同的邀约,两个地区的都有,但没有一份是我看得上眼的,原因各有不同。坦白说我对于不同地区没有偏好,但我的确已经计划好这将会是我最后一次担任教练了。

  我的首选目标是有争冠实力的战队,最好是一支有着争胜文化的出色俱乐部。我相信不管我前往哪里无哦都能给队伍带来实质上的提升,如果有俱乐部也认同我的看法,请主动联系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