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信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忘记密码?

X

发送短信

注册即代表同意《注册协议》

下载Imba APP

karrigan:FaZe曾有人质疑我的指挥 但是在Mouz绝不可能

作者: Edstud    来源: 5E    发布时间: 2020-11-19 09:52:00   

首页 > 正文

我觉得风格的转换主要还是要看这个阵容的牌面,核心就是人,我想在职业选手这个高度上,在技术这个环节上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他们的。

  近日,大嘴Thorin邀请了前FaZe Clan的指挥karrigan来到他的频道,在节目中karrigan针对不同的指挥风格,在FaZe Clan的职业生涯等问题做了解答,以下是采访第一部分:

7-1.jpg

  Q:首先来聊一下指挥风格的问题,在你为FaZe Clan担任指挥的时候,你的指挥风格偏向于松垮/散漫,意味着你给了很多选手自由的空间,但是在TSM,甚至现在的mousesports,却并不是这样的,你能解释下这其中的原因吗?

  我觉得风格的转换主要还是要看这个阵容的牌面,核心就是人,我想在职业选手这个高度上,在技术这个环节上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他们的,能进入职业队的没两把刷子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指挥的核心和奥义就是如何把这些人用活。

  当时的Niko,olof,GuardiaN还有rain组成的那支FaZe Clan,在我看来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在互换人头之后进入3v3的残局,因为按照FaZe Clan的人员配置,无论是是枪法,意识,经验,这批人都有足够的理由在这种局面下拿下分数,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选手之间不需要太多的交流,所以在外人看来,这支FaZe Clan的作战风格看起来有一些散漫。 但是在mousesports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mousesports的选手相对年轻,经验尚且不足,大多数时候仍旧需要我去告诉他们干什么。这种现象在我当初刚去Astralis的时候也发生过,那些选手那时候也很青涩,对自己不自信,但是他们对游戏的理解都是顶级的。

  Q:曾经你距离Major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你认为如果当时FaZe最后拿到了波士顿Major的冠军,你在FaZe Clan的结局可能会不一样吗?

  我想这个问题我说过很多次了,我觉得问题的根源不在于Major决赛输给C9,而是接下来的IEM卡托维茨,那场比赛fnatic的flusha暴走,我们以同样的方式输掉了决赛,当一种情况发生两次以后,不信任的种子就已经埋下了。

  在那段时间前后,FaZe Clan取得了非常骄人的成绩,我们在诸多比赛中连续进入决赛,最少也是四强,包括后来的ESL One贝罗奥里藏特,科隆的四强等等,而且这是在olof缺阵,临时招入救火队员时候发生的。最重要的是,由于新来的救火队员打不了olof的位置,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亲自顶上,因此我的数据也并不好看。

7-2.jpeg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和其他四名选手的相处问题,因为RobbaN当时因为家庭的原因,并没有承担太多教练的职责,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在操心教练的职责,而剩下的四名选手都是大牌选手,所以一来二去不免会有些不开心,队伍也因此产生了裂痕。

  Q:是的,就像你说的,在FaZe Clan你周围都是大牌选手,不可能让所有人开心,所以作为一支队伍的指挥,做出牺牲和妥协都是不可避免的……

  的确如此,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作用就像现在Virtus.pro的sanji,开局给队中的几位大佬发AK,自己用沙鹰微冲加上投掷物,因为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想着团队利益至上,把自己当成工具人看待。

  但是后来在Envy以及在mousesports,我的想法也发生了改变,我意识到自己也是团队的一员,我也需要能够发挥自己能力的空间,其实我的枪法,残局意识也都不赖。

  Q:你认为注重自己的发挥会影响你的指挥吗?

  我觉得多少会有一些影响,但是随着我更注重自己的个人发挥,我也能为队伍打开缺口,拿到首杀,这样比依赖队友拿信息,然后自己再进行分析发号施令更加直接有效,同时也能给我的指挥提供更多的信心。

7-3.jpg

  Q:就像你说的,考虑到FaZe Clan在带着救火队员的情况下都能拿下2018 ESL One贝罗奥里藏特,进入2018 ESL One 科隆四强,然而olofmeister在FACEIT Major开始之前火线回归,很多人都自然而然的对FaZe在当届Major的要求提高到了夺冠上……

  是的,那只是局外人的猜测,但是当时队伍的精神面貌并不在最好的状态,大家过分高估了对于比赛成绩的期待而忽视了队伍自身存在的问题,因为olof的回顾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而且因为olof刚回归,在Major开始之前我们在一起合练的时间也非常有限,所以Major是在一片混乱中开打的。

  在Major期间,RobbaN的孩子出生了,他不得不紧急赶回家。我还记得在和NaVi的一场比赛中,我的队友还对我发出的指令产生质疑,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在现在的mousesports绝对不可能发生,如果我发出了指令,队伍会无条件服从并执行,没有人会产生丝毫的质疑。比赛结束之后,我和我的队友解释了当时我的想法,并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指挥,我可以不指挥。(译者注:FACEIT Major期间,karrigan的指挥权最终被NiKo取代,并由后者完成了剩下比赛的指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