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微信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忘记密码?

X

发送短信

注册即代表同意《注册协议》

下载Imba APP

flamie:我仍然想打比赛 努力能活跃于顶级赛场

作者: lei0607    来源: 5E    发布时间: 2021-11-24 08:21:00   

首页 > 正文

在接受HLTV的30分钟采访中,这位24岁的选手证实,他仍然致力于CSGO,并相信自己“仍然可以在高水平舞台出现”。

  2021年是flamie变化的一年。他离开了那个让他成为职业选手的俱乐部。长远来看,他的前路充满变数。这位俄罗斯步枪手作为自由选手在接受其他俱乐部报价之前,决心尽可能不远离职业舞台太久。他随NAVI Junior参加WePlay Academy LeagueS2的总决赛,这是他自IEM 卡托维兹 2020以来的第一次线下赛事。

  在比赛期间,我们碰到了flamie,谈论他如何处理 在NAVI主队中被替换的问题,队伍之前的迭代遗漏了什么,以及他是否对自己在代表乌克兰劲旅时参加比赛取得的成果感到满意。

  在接受HLTV的30分钟采访中,这位24岁的选手证实,他仍然致力于CSGO,并相信自己“仍然可以在高水平舞台出现”。虽然flamie想继续为独联体队伍效力,但如果有来自欧洲或北美的队伍报价,他也会愿意进行谈判。

4-1.jpg

  Q:首先,告诉我们你从NAVI离开后在做什么。

  flamie:在被替换下来的前两个月,我在等机会。当时还不清楚新阵容是否会磨合顺利。如果他们磨合不顺利,我就有重返主队的机会。所以我只是在等,玩天梯打发时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之后,我休息了一个月。我根本没有玩CS,只是调整了我的心态。然后,Amiran联系了我,告诉我青训联赛即将到来,他们队伍缺少一名出色的选手。他说这有助于我找回状态,我可以不用做太多训练就得到一些经验,找回线下赛的感觉。总的来说,我漫无目的地等待了三个月,然后在NAVI Junior那里呆了三个月。

  Q:社区普遍认为,目前的NAVI阵容是NAVI历史上最好的阵容。这与你之前在的NAVI和现在的NAVI有什么不同?

  flamie:当然,根据结果和比赛水平,这就是NAVI历史上最好的阵容。但很难将目前的阵容与我们之前进行比较,因为时代不同了。我们见证了很多队伍达到巅峰,但现在这支队伍是NAVI——这太棒了,我真的为他们成长为世界最强队伍感到高兴。他们赢得了大满贯,赢得了Major,实现了他们设定的每个目标。

  Q:你认为你在之前的队伍迭代时缺少了什么关键因素没能达到现在NAVI的水平?

  flamie:当Zeus和Edward加入队伍时,我们经历了不同的阶段。那时我们真的快要成为顶级强队了,但总是遗漏一些细节。那个时候,我们与Astralis争夺世界第一;我们赢得了三个大型赛事,他们也赢得了一部分,然后我们迎来了那一年的两场大赛:ELEAGUE Premier,FACEIT Major。我们在这两场比赛都发挥欠佳,然后,Astralis的王朝开始了。也许,如果我们赢了这些赛事,我们也会取得一些类似于现在NAVI取得的成就。我们到底缺少什么?也许...

  Q:恕我直言,是宙斯和爱德华导致的火力不足?

  flamie:也许吧。但总的来说,当时我表现的很好,电子哥表现也很出色,s1mple更是超过我和电子哥。相比其他选手,我们既有经验和青春。也许我们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在几次比赛获胜后,我们放松了一点,这可以从我们的比赛中注意到。然后我们发生了一些冲突,队伍失去了凝聚力,最终分裂了。

  你永远不知道你到底错在哪。你反复记下你的错误,分析你的demo......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把责任归咎于任何人。我也有一些问题。现在,坦率地说,在我被替换后,队伍就开始连胜了。我有我的想法,而每个人都对真相有自己的见解。

  我认为我当时承受着沉重的压力,我无法完全处理。我很紧张,我很难接受任何批评。

4-2.jpg

  Q:你说你遇到了一些问题。你认为你做错了什么?

  flamie:也许不完全......我真的不知道。当时,没有任何问题。但最近,我感到有些精疲力竭。我没有训练下去的动力......不,不是真的没有动力,因为我还是有动力的继续CS事业的。我只是觉得力不从心。当你连续六年为同一支队伍效力时,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你经历了一个衰落,你要么处理好并变得更强大,要么陷入一个很难逃避的心理陷阱。

  我认为我承受着沉重的压力,无法完全处理。我很紧张,很难接受任何批评。此外,你效力的可是NAVI——这是收视率最高的队伍,它拥有最多的粉丝,其中一些人会在社交媒体上说你的坏话。然后你就看到他们的回复,并试图忽视他们,又与心理学家沟通,但这并不总是有帮助的。我认为被替换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也是对NAVI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因为如今他们赢得了一切。老实说,我保持乐观,我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需要休息一下来想清楚,了解我想要什么。我需要摆脱这种无处不在的压力。

  Q:总的来说,你对你在NAVI期间取得的成就满意吗?

  flamie:总的来说,是的,我很满意。我们赢得了很多赛事。但是我们输掉的三场Major决赛......那些比赛在我心中留下了印记。有时我发现自己在想,如果当时我们可以再努力一些,再幸运一些,那么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命中注定会发生的事情都会发生。我仍然认为,当我在队伍中时,我们做到了......让我们从头开始吧。当我刚加入时,我们开始赢得比赛,我可以感觉到我是实现胜利的关键。我感到自豪,尽管那是在2015年。在这六年里,我们的成绩高于平均水平。既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总体高于平均水平。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甚至是当时世界第一队伍。这就是为什么我回答是的,我们做得很好。

  Q: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曾经被问过哪个重大比赛的失败最难克服,是DreamHack Cluj-Napoca吗?

  flamie:坦白说,我不记得(指的是flamie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回复采访的),但现在我会说是MLG哥伦布决赛。这是我参加第一个拥有一百万奖金池的Major,围绕这场比赛的宣传非常多,我们能感受到当时Major的感觉......在Cluj,我们和Envy都打得很好,并且我们都走到了最后。为什么我说Cluj最难忘呢——我们知道Dust2将是第三张地图。我认为他们一定会为放出Dust2后悔的。知道Dust2保底后我们犹如吃了定心丸,因为我们对Dust2和Train自信满满。我们在火车的CT端以12-9领先,当时这是一张偏CT侧的地图,很难有队伍在t端不断拿分。然后我们没有准备古堡——尽管我们在古堡分工明确,但在地图上表现仍然很糟糕。我们当时计划是打满三图,将比赛拖入Dust2,靠Dust2制胜,我们确信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场比赛如此艰难的原因。(注:最后他们被2:0带走了)

  在MLG Major,我们的队伍磨合完美。我们势头正猛,我们正在为赢得那个Major做准备,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当时距离Major时间间隔很短。我们在Cluj输掉了决赛,几个月后又发生了这种情况。输掉比赛后我们的准备时间变得更长了。

4-3.jpg

(flamie回想了他在NAVI的时间,他与NAVI共度了六年的职业生涯,赢得了10多次大赛,并进入了三次Major决赛)

  进入[MLG哥伦布],我们专注于准备,状态良好,很容易地赢得了决赛前的所有比赛。此外,在决赛的第一张地图上以11-3领先,但最终还是输了。不幸的是,我们当时没有心理学家,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年轻的时候,队伍也没有做好丢掉第一张大图的心理准备,所以我们崩溃了。至于第二张地图,我们被碾压了,以2-16崩盘。现在,回顾那场比赛,我知道如果我们从心理角度做好准备,第二张地图会有所不同。但这就是我们的选择,我们无法反击,因为我哑火了,其他人也哑火了。这就是为什么输掉决赛是最伤人的。我们还没有反抗,比赛就结束了。这留下了令人不快的回味。

  至于对阵Astralis的Major决赛,由于紧急原因,我们并没有真正为这个Major做好准备。我甚至不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没有指望进入决赛。我的意思是,我一直希望我们能赢,但我也知道我们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可能会很糟糕。然而,我们仍然进入决赛,最终输了。但我记得这次我们没有以前那么难过。

  Q:你表达了一个关于心理学家的有趣观点。在你进入替补席后,B1ad3在一次采访中说,没有什么能帮助你回到正轨,即使是心理学家......

  flamie:这是他的观点。我花了很多时间与NAVI的心理学家合作,我认为这对我有帮助。但正如我所说,压力太大了,我很难处理。最重要的是,队伍给的压力增加了,气氛恶化了,我们都觉得队伍需要改变。

  我不会说心理学家没有帮助我。我认为我们的两位心理学家都做得很好。有时一切都很平静,以BLAST(全球决赛)为例。这是我最后一次赢得大赛。我们虽在比赛中异常艰难,但在心理上一切都很好。

  我认为这只是他的观点,他有权提出。如果你问我,我会说心理学家帮助了我,但这还不够。我打得不好,压力太大了,我无法摆脱。我做不到…我无法完全解决心理问题。其他人虽然能处理好这件事,但对我来说并不容易。我一直很低迷。

  Q:想问问你是Entropiq在Major的替补。据我所知,实际上没有替补选手去过现场。

  flamie:我想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那里。pashaBiceps应该在那里,我不确定。问题是,PGL有一条规则,即每支队伍都必须有一名替补。Hooch联系了我,说Lack1无法获得签证。他们还剩两周时间,所以他问我如果有必要,我是否可以参加。我说我可以,因为我有签证;如果你来自俄罗斯,现在很难拿到签证。我很久以前就明白了。我有签证,接种了疫苗,所以如果有人生病或Lack1做不到,我就如同一个“备份计划”。

  Q:但如果有人必须在比赛中被替换呢?

  flamie:是的,我也很困惑。在Major的第一天,我们到达基辅参加训练。理论上,最糟糕的情况是:一名选手不准参加比赛,然后我乘坐最早的一架飞机赶到,比赛被重新安排。事情可能会是这样。当然真的怎么样我还是不知道......相当奇怪,它适用于每支队伍,也没有人去过那里。我感觉所有的替补选手都呆在家里。

4-4.jpg

  Q:这次线下,WePlay Academy League S2总决赛,是你自IEM Katowice 2020以来的第一个线下赛。这感觉像是降级,还是说与年轻选手比赛算势均力敌?

  flamie:我不会称之为降级。我只是喜欢线下赛的气氛,一直都是这样。当我们没有线下赛时,我会去网吧参加小型线下赛。我在17岁、18岁、19岁和在NAVI期间一直这么做。我一直喜欢在线下比赛。

  当然,在这里,与一线比赛相比,游戏水平较低,但这些年轻人为CS投入很多,他们对游戏非常热情。这次大赛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他们也代表了主队,打出了最好的成绩。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证明自己并获得晋升的机会。例如,B1T。至于MOUZ NXT,对他们来说,这是也是进入MOUZ主队的机会。像NIP和BIG的主队也会观看这场比赛选拔人才。然而,在NAVI中,鉴于最后的结果,他们想进入主队要困难得多。这里的所有队伍都必须全力以赴,积极进取。

  这个比赛氛围很舒服。昨天,当我们对阵MOUZ时,他们大呼小叫加油打气,我有一段时间没经历过了这些了。即使在卡托维兹,情况也不同,我们从演播室比赛开始,然后在淘汰赛期间是没有观众。老实说,在这里,让我想起了ELEAGUE。我记得那些时候,我非常喜欢ELEAGUE的比赛;这是一个很棒的回忆。总之,我很高兴我能在这里比赛。在线下赛比赛,和队友一起练习——这总比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和玩FACEIT要好。

  Q:说到这里的游戏水平,它更像2线/3线还是更低? 

  flamie:好吧,从我到目前为止看到的来看......BIG刚开拓这条道路,NIP在已经在路上。MOUZ虽然不怎么完善,但选手个人能力真的很强大。我认为他们的一些选手已经准备进入一线队伍了,他们已经准备好面对顶级强队。他们现在正在证明这一点。你可以看到他们有远大的目标,非常了解比赛,并知道如何在残局中表现出色。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听了他们的TeamSpeak几次,沟通得很好。总体而言,沟通是CS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他们每过一段时间都能击败2线和3线队伍,这让我想起了Gambit,尽管他们没有像Hobbit这样的老将,但是他们有五名表现出色的年轻选手。我认为他们前途光明。

  我对NIP知之甚少。我们在比赛中输给了他们,他们前景光明,每个人都是爆头怪。他们肯定有潜力的不过它离一线队伍还差很多。我和我们的教练Amiran一起看了一线队伍比赛,注意到那个级别的队伍不像他们这样投掷道具。通常,他们的道具投放很简单,不怎么深思熟虑。除了MOUZ,每个队伍都像在背负着东西在打比赛。此外,我注意到年轻队伍通常按部就班地按流程和计划比赛,他们学习如何推演某些回合,以及交火后该怎么做;而在一线比赛中,选手们更喜欢的即兴发挥,不完全按流程执行。因此一线选手在二线或者三线比赛时更加游刃有余。

  Q:和这么年轻的选手一起玩感觉怎么样?他们尊重你并听你所说的一切吗?或者你是平等的与队友们交流?

  flamie:当我刚加入时,我能感觉到这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重要时刻。他们非常尊重我,对他们来说就像我能带领他们走进下一个阶段的比赛似的。不是从游戏的角度来看,而是从我的经验上来说,我忍不住笑了,因为这是我的第90个线下赛,而他们总共只参加了4个。所以他们当然尊重我,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支持。此外,如果我指出他们的错误或说在某些情况下如何更好地发挥,他们就会仔细倾听,从不争论。他们还喜欢和我组排。

  Q:如果你查看统计数据,你的线下赛地图数量是这里所有玩家总和的三倍。

  flamie:(笑)当然,这是一个青训联赛,他们才刚刚开始。当我像他们一样大的时候......他们现在多大了?16-17。我从16岁开始,然后加入了HellRaisers。我记得当我14岁或15岁的时候,我参加了我的第一个由哥本哈根举办的OverDrive线下赛。

  我可以看到他们眼中的激情之火,这很明显。如果我说他们犯了一个错误,他们就会追着我问,想听到更多关于这个错误的细节。虽然经验丰富的队友刚开始总是和你争论,但年轻选手总是倾听。他们理解我,并分享他们的想法。至少在我们团队中,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我喜欢和他们一起训练,甚至从某种意义上向他们学习。他们向我展示了新的爆弹选位。有些事情我甚至不知道。

4-5.jpg

  Q:在你离开NAVI后,ceh9说,以你这样的选手有机会,在没有任何状态回暖的情况下达到你之前的水平吗?你的情况是真的吗?

  flamie:通常来说,是这样的。我认为如果我们回去看看过去几年的主力名单变动,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就我而言,我不知道。我还没有收到任何顶级俱乐部感兴趣的报价。现在,年轻选手有更多的机会。俱乐部通常会招收17或18岁的小将。如果你超过23岁,你的机会肯定更少。尽管现在对CS来说不是一个大年龄,但你已经可以被视为“退伍军人”了。

  我最近表现不好,所以我想俱乐部不会想冒险的。此外我的状态不明晰,也不是自由选手身份。也许我会就此消失(笑)?好吧,我现在希望有机会能证明自己,重回巅峰。让我们拭目以待。

  Q:FaZe的分析师innersh1ne也表示,你需要像宙斯这样的队友来调动指挥你。你同意你需要像他这样的强大队友,还是你可以自给自足?

  flamie:我不能说我需要一个坚强的队友。但我分析了我之前的队伍,事实上,当我有像他这样的队友站在我这边时,我确实处于最佳状态。首先,是他在比赛中给了我很多帮助。他做了一切事情,这样我就可以自由发挥:道具手,突破手,等等。总的来说,他做出牺牲是为了让我集中精力于自己的任务。然后,宙斯激发了我的潜能。他不仅为我在赛场上做了很多贡献,对于队伍,他也这样做了。他一点也不在乎他的个人数据。现在,许多玩家过于关注个人数据,这是个问题。他们不能总是做需要做的事情,他们不想在比赛中做出牺牲。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这样做。从心态角度上,宙斯也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如果我们遇到一些问题,他会让我们振作起来。他离开后,我们再也没有了像他这样的队友,队伍就全然变化了,更加重视体系了。

4-6.jpg

  但我不会这么说......我认为没有像他这样的队友这么多年了,我可以做得很好。我准备扮演任何角色,不管它是什么。所以我相信我可以独自做好。但如果我有这样一个队友,我仍然会很高兴,因为他提高了你的个人上限。在某种程度上,我成为了这样一个选手。

  Q:让我们谈谈你在csgo中的未来。你想留在独联体,还是愿意考虑国际队伍?

  flamie:我收到了几个报价。一个来自欧洲,一个来自独联体。我现在在想。我可能倾向于CIS,因为我没打过太多FPL之类的东西,而且去欧洲意味着要经历快速的转变。我的意思是,我会说英语,但在CS中......我最近读了一篇文章,据说只有说一种语言的队伍才能赢得FPS冠军。如果在Dota 2中不那么重要,国际队伍在那里赢得了奖杯;那么在CS中……FaZe在那段日子里能够造成一些大影响。总的来说,只有少数国际队伍取得过巨大成功。所以我想留在独联体,但我准备考虑来自北美、欧洲、亚洲的报价......好吧,可能不会来自亚洲。因此,北美和欧洲是第二和第三种选择,以防我在CIS一无所获。我真的很想在美国比赛,我非常喜欢美国。但不幸的是,现在的队伍要少得多。无法想象我能加入哪个队伍,除了Liquid。

  Q:如果你收不到好的报价,你会考虑成为一名主播吗?

  flamie:我仍然想打比赛。通过努力,我仍能活跃于顶级赛场。如果我有机会,我会拼尽一切,但如果事与愿违,我就要需要考虑我的未来。直播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很多人问过我要我开直播,我经常看到这些话,阅读他们的评论。我只是不太喜欢这种方式。但实际上,CIS的很多人都支持我开直播。也许我将不得不(沿着这条路走)。希望不会吧!但如果打CS的情况不顺利,这可能会发生的。

  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不会转VALORANT。我不喜欢这个游戏。另一方面,在直播里做分析师也是不错的选择......老实说,我预计我会坚持到30岁。现在我还年轻,精力充沛。我认为我还没达到我职业生涯顶峰。

热门文章